临溪听泉思陶公 云在青天水在潭

日期:2021-04-12 11:42 来源:民进九江市委会 字号:[]

4月1日,绵绵春雨中,民进九江市同文中学支部一行10余人,在支部主委丁忠锋的带领下,走进桃花源,临溪听泉思陶公。  

一座山的形象,往往从地理意义开始;而一座山的精神却因文化而丰盈厚重,文化才是山的灵魂。自从西汉司马迁“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庐山这本书便开始丰厚璀璨,是文化延展了它的长度与厚度,历史增益了它的质量与重量。

在庐山,最具浪漫情调的,最具理想主义的,当属陶公的桃花源了。而读书人对理想主义,总是有一种天然的偏好。

当我们站在激浪飞溅的谷帘泉下仰望,一条白练从嶙峋的岩壁上跌宕而下,四周青山叠翠,云雾蒸腾,“荡胸生尘云”,我们笃信,我们站着的岩石,一定是陶公站过的。 那些散落在坝上谷中的茅篱泥舍,呈现出古韵犹存的大美,散发着触手可及的温度,在我们周围无边无际地氤氲,突然间我们就豁然开朗了,顿时就理解了他的浪漫, 他的隐逸脱俗,绝不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洁身自好,实际上他从没有把归隐看得多么高大,他说“褴褛茅檐下,未足为高栖”,可见归隐并不是他的宿愿。

陶公的可贵之处在于,经历了艰难的人生体验之后仍然对苍生具有无限的悲悯,他的理想世界是“人人劳动、天下平等”,他关心的可不只是自己。他在屈原“衰民生之多艰”与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一脉相承的责任,一种从不置身事外的责任,所以鲁迅先生说:“陶潜正因为并非浑身是静穆,所以他伟大”。

如若要探寻我们此行的意义,唐代李翱的那两句诗“我来问道无余话,云在青天水在瓶”是个很好的写照,问道而来,恬静而去。“云在青天,水在瓶中”,万物各有他适宜的处所,人各有喜乐, 人生各有选择,在人群里有独处的心,在俗世中有自洁的要求,在清明的时代有济世的追求,这是真正清醒的知识分子在任何时代都会呈现出来的澄明的品性。

这便是我们此行的个人意义。倘若要寻觅此行的社会意义,仍要回到我们此行的初衷,打开一座山的最好钥匙就是它的文化密码。

司马迁后,历代名人纷至沓来,陶渊明之前,东晋王羲之,在玉帘泉旁筑舍而居,养鹅习字,恬然自得。康王谷中、谷帘泉旁、鸿渐桥上,道旁岩石,涧旁崖壁,陶渊明、欧阳修、苏轼、黄庭坚、朱熹等历代名家都留下了大量诗文和摩岩石刻,或浓墨行楷,颤笔嶙峋,苍劲有力;或行中有草,汪洋恣肆,气韵酣畅。黄庭坚“天下第一泉”题字,字体舒展,骨力内蕴;朱熹手书“谷帘泉”,字体丰茂,圆润中透着古朴。

令人欣喜的是,这一切文化遗迹都保存尚好,桃花源的开发恰到好处,既细腻又含蓄,它扎根于其独有的文化土壤,融入大庐山文化元素,用文化的理念发展旅游,用旅游的方式传播文化,桃花源无疑走出了一条“以文促旅,以旅彰文”的成功之路。(何明红  特约通讯员:荣誉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