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献长江保护治理的民进力量

——民进中央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民主监督调研综述

日期:2022-02-10 11:32 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

2021年6月,中共中央委托各民主党派中央、无党派人士对口长江干流流经省份,就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开展新一轮专项民主监督,民进中央对口江西省。

为做好这一重要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率民进中央调研组赴江西省南昌市开展集中调研。而在此前后,民进中央还组织了专家随机调研,并与财政部一起就大江大河生态保护修复的多元化投入机制开展联合调研。从南昌到上饶,从赣江到鄱阳湖,从工业园区到港口码头,从污水处理厂到垃圾分类处理项目,从现场调研到召开情况反馈会,调研组一行在一周的时间里马不停蹄,深入了解情况,充分座谈交流,为打造美丽中国“江西样板”贡献民进的智慧和力量。

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桑海污水处理厂位于赣江新区。一到达这个调研点,调研组成员们就被经过处理的污水上方的平台所吸引——平台上,一株株经过优选培育的乔木、灌木、藤本等陆生植物长势旺盛,它们长期生长在污水中,根系达两三米以上,是“活着的”生物膜载体,大大提高了系统的污水处理能力。

南昌龙头岗码头的港口污染防控情况令人印象深刻。巨大的船舶生活污水收集桶和油污水收集桶矗立岸边,船方人员扫描“船E行”二维码在线提交申请后,码头会安排现场接收人员把污水接收设备移至对应泊位,设备对接后,通过自吸泵把污水抽取到污水收集桶内。

南昌市生活垃圾分类在线监管也让调研组眼前一亮。“生活垃圾分类在线监管平台涵盖生活垃圾分类在线监管平台一张图、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系统、生活垃圾分类运转系统等12个子系统及平台微信小程序,实现了从垃圾产生到转运直至末端处理的全流程监管,大大提高了垃圾分类监管的工作效率,也为制定完善相关管理办法提供了科学依据。”在南昌市环卫集团,工作人员一边向调研组展示南昌市生活垃圾在线监管平台的运作模式,一边介绍道。

在肯定成绩的同时,调研组也对调研中发现的问题提出了意见建议。“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利用的生态风险要高度重视,污泥中除了耗氧性有机物、重金属等污染物外,多环芳烃、洗涤剂、抗生素等持久性有毒有害新型污染物越来越多。建议结合垃圾焚烧厂的兴建,及时开展有关研究。”专家表示。

在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看来,理念是行动的先导,做好“十四五”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防治工作,首先要把学习宣传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作为重要政治任务,结合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一体学习、一体领会、一体贯彻。

“要坚持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紧盯污染防治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快解决影响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污染问题,继续发挥生态环境保护的引导、优化、倒逼作用,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朱永新表示。

补齐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短板弱项

鄱阳湖南昌湖区南矶山断面是江西省长江流域国控断面之一,地处赣江中支和南支汇入鄱阳湖开放水域冲积形成的赣江三角洲前缘,是赣江两大支流的河口与鄱阳湖大水体之间的水陆过渡地带。2021年以来,南矶山断面水体水质下降,总磷(TP)是其主要超标指标。

在南矶山察看了太子河和常湖水环境情况,听取了南矶山断面汇水和水污染防治、碟形湖和候鸟保护、禁渔等情况介绍后,调研组专家认为,应全面科学评估南矶山断面的水文、水环境、水生态特点,深入开展枯水期水质自动监测站TP分析方法的优化工作,因地制宜完善断面水质考核指标,科学编制总磷污染控制方案。

在这方面,南昌市高新区有着可借鉴的经验。2021年,他们启动了艾溪湖东岸10平方公里雨污水管网错接、漏接、混接的整治,为进一步改善艾溪湖水质保驾护航。通过采取多项针对性措施,使艾溪湖水质由原来的全域劣五类恢复为大部分指标达四类,随着水质逐步好转,昔日杂草丛生、臭气熏天的水域,已经变身为艾溪湖湿地公园,成为天鹅、大雁、白鹤等候鸟的天堂,艾溪湖也成为高新区一张靓丽的生态名片。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加强大江大河生态保护和系统治理,保护好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生态根基。调研组专家认为,虽然目前全国大江大河“好水”比例已和主要发达国家相当,但也要清醒地看到,大江大河生态历史欠账多、问题积累多、现实矛盾多,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态保护压力依然较大,生态修复还存在不少短板弱项,如环境问题的区域性和不平衡性仍然突出、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治理的要求不断提升等。

“大江大河生态保护修复是高质量发展必须迈过的一道坎,要保持力度、延伸深度、拓宽广度,继续打好长江保护修复、黄河生态保护治理等标志性战役,加快实施环境基础设施补短板行动,持续提升大江大河生态系统的质量和稳定性。”朱永新说。

探索建立多元化投入机制

调研组了解到,江西各地高度重视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克服财政不足困难,多渠道筹资,发展绿色金融,与三峡集团合作,推动全流域、多元化生态补偿机制落地生效,各考察点生态保护修复工程都在抓紧实施,投入多、力度大,但由于生态环境保护是一项综合性长期性系统性工程,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投入机制仍面临诸多挑战。

比如资金缺口大,生态环境形势严峻、历史欠账较多、治理任务较重,地方可用财力有限与生态环保投入需求较大之间的矛盾突出,统筹财力做好“六稳六保”任务重,环保问责压力大,财政投入“力不从心”;比如投入标准滞后,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修复路径仍不统一、规范,资金投入标准体系建设相对滞后,实际支出与预算安排差异大;比如绿色金融政策尚不健全,水污染防治、大气污染防治、土壤污染防治、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等“深绿领域”绿色信贷占比低,大部分信贷集中在清洁能源、新能源汽车、绿色交通等“浅绿领域”;再比如资金投入重“末端治理”,轻“源头治理”和“全过程治理”,重建轻管,厂管网分离,保护优先、节约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落实不够,等等。

调研组专家建议,一方面要进一步健全充分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的体制机制,适当加强中央在大江大河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方面的事权,加强有关转移支付分配与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相衔接,统筹好多层级、多领域资金,形成资金投入合力;另一方面要继续扩大投资渠道,综合运用土地、规划、金融、税收、价格等政策,引导和鼓励更多社会资本投入生态环境领域,总结推广地方经验做法,持续推动生态保护修复高质量发展。

“下一步,民进要不断深化对水污染防治的监督,把握新的要求,找准监督工作的重点,着力提升监督能力,在监督实践中加强理论和政策研究,完善联动机制,汇聚各方力量,共同推动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持续健康发展。”蔡达峰表示。

作者:吕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