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春天

日期:2022-04-02 10:12 来源:民进赣州市委会 字号:[]

文/天岩


第三个春天了,依然有逆行者

随时又要做好给学生上网课的准备

妻子隔几天就要在社区彻夜值守

在长满青草的村口河岸边

一家三口照了一个匆忙的全家福

女儿穿着防护服,儿子警服的值守牌

没来得及摘下,村干部的父亲面带笑容

可身躯倾斜疲惫,他在村口值守了

一整个晚上,女儿儿子路过遇上了

算是偶遇吧——他们二十多天没见了

拍完照,女儿儿子又各赴岗位


第三个春天,父亲的腰痛又犯了

他戴着口罩去河边散步

因为中过风,电话里的口齿更模糊了些

“小镇的人好着呢,一个姑娘拿口罩帮我戴好的”

“马上清明了,你不能回来的话就不回了

祖宗们可以理解的,我和你娘会去挂青的……”


第三个春天,两个班演讲的学生不约而同

推荐了同一部投资特别小的影片《四个春天》

影片里的第三个春天,老陆女儿因病走了

就像筑巢的燕子飞来又离去了

就像山坡的蒲公英,环绕身旁又飘走了

同事小沈在家隔离,我帮他代课

刚好讲到课文《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我和学生们讲:这是每一年

江河,大海,月亮,花甸,游子,思妇和春天的故事。


第三个春天,在省城的堂兄,嫂子

也加入到抗疫的队伍中,他们腾出隔离的房间

给第一线的防疫人员送盒饭,帮助值守卡点……

侄子和媳妇新婚不久,侄子甜蜜地告诉我

一个新生的小生命,正在妻子的母体里孕育着……


作者简介:天岩,本名:叶晓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诗潮》《星星诗刊》《星火》《诗歌月刊》《诗选刊》《中国诗歌》《中国校园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出版诗集《所见》。

上一篇:
下一篇: